展开菜单

元春为什么叫贤德妃 元春擅长什么

元春是如何从女史做到贤德妃的?是谁帮了她?

春贾政的大女儿,她是红楼梦中地位最高的一位女子,因为贤孝才德被选入宫中作女史,从这个时候起直到被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元春一直都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贾家当初送元春入宫定然也是对她抱有很大的期许,可是多年的寂然恐怕也让贾家放弃这个想法,毕竟后宫佳丽三千想要得宠是不是容易的事情。

可是在贾政生日这天,宫里突然传出消息说元春封妃,贾政让贾母带着所有的女眷进宫谢恩,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贾家的人最开始都不想象是这等好事,还担心是不是自己平日行为不检点惹下什么祸事。那么对于元春是如何从默默无闻的宫女突然变为风光的贤德妃,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第一,元春封妃的重要原因来源于自己的品行,谨言慎行、严以律己

元春一直都活在人们的口中,也是贾家的骄傲和传奇,可是从元春第一次回家省亲就可以知道元春在宫中过的其实并不如意,元春见到贾母和王夫人时就开始哭泣。

半日,贾妃方忍悲强笑,安慰贾母、王夫人道:“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说到这句,不禁又哽咽起来。

这哭的原因是元春多年没有见到家人的想念,也是元春在宫中生活的委屈。皇宫大内规矩森严,斗争残酷又高,元春一个人在宫内生活该如何自处。

元春这么多年都韬光养晦过得平平安安,已经很不容易,可是如今她却到了贵妃的位置,那么接下来她要面对的事情和艰难困苦恐怕与日俱增。可是这一切元春无法对任何人诉说,好不容易回家省亲可是那么多人看着,元春不能说也不敢说,只能够用哭来表达心酸。这么多年元春不愿意争宠是因为元春根本都不喜欢宫里,进宫都不是她的本意,那么又怎么能够指望元春刻意积极去争宠呢!

元春回家来这一趟除了哭还一直很小心,恐怕这也是元春在宫里生活所形成的的习惯和机敏。

首先,元春处处都在守规矩怕逾制。元春初见大观园的题匾额“天仙宝境”立马就让人换成了“省亲别墅”;明明舍不得可以到了时间不得不回宫的时候,元春悲伤片刻也立马上车回宫。其次,当而且不断地在感念皇恩。贾政的觐见元春除了对父亲表达想家,可是后来依旧是反复感念皇恩。让园中姊妹和宝玉为大观园作诗,也只最看中那一句“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后来时间到了要走的时候也在感谢皇家允准可以每月进内探亲,元春的言语间都在感谢皇家的恩典。

最后,除了以上两点还反复强调不可如此奢靡过费。元春到大观园的第一眼就是看到大观园的装饰太豪华和铺张,临走之际还劝诫家人“如果来年还有机会省亲,万不可如此奢靡浪费”。

元春能够从默默无闻的女史做到了贤德妃,与她的天赋性情相关,而且也和元春的处事小心谨慎密不可分,一个聪明的女子才能够在宫中活得长久和平安。

第二,封妃来得莫名其妙,贾家无功元春无喜,极有可能是因为立场的原因受封

元春的封妃来得非常突然,贾家之前没有听到任何一点风声,这也就才会有太监到贾家传贾政入宫觐见时,贾家显得非常惊慌,对于皇上的突然召见连祸福都无法预料。其实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元春在宫中不得宠,她能够封妃也实在太突然。

贾家在那段时间里根本没有任何的功绩,而且元春也没有什么突出的贡献,比如怀孕或是什么,所以封妃实在让人难以捉摸是为什么。

从元春的判词里可以知道元春在宫中其实参与进了某场斗争,后宫和前朝是相对应的,所以后妃之间也是有自己的立场的。元春的命运和贾家息息相关所以,贾家的立场也是元春的立场。元春即便不愿意,可她还是要参与一方。元春这次的封妃,可见是元春站队选择正确。

元春的判词:“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蕊。三春争及初春景,虎狗相逢大梦归。”

这句话的意思是元春在红尘俗世是非场中活了二十来岁;平生最显贵的一件喜事就是晋封贤德妃,蒙天恩元宵省亲;此等富贵荣华,可惜她这样的荣华富贵只享受了三年,就在一场宫廷斗争之中,大梦归去,含恨而逝。宫廷的斗争并不都是胜利的,元春这次胜利了所以她晋封了,但是后来失败了所以元春也就成为了牺牲品。

第三,元春突然封妃的原因也可能来自于他人的推荐

元春进宫其实并没有经过正常的选秀,而是来自于推荐。因为元春是靠“贤孝才德”被选入宫中做女史的,而贤、孝、才、德的考量是无法通过眼睛和语言表达出来的,那么这就表明了元春入宫不是通过选秀。同时,元春入宫并不是做妃嫔而是女史,那么这一的推断就更有可能了。

元春出生的时候就非常传奇,大年初一,这可是一年初始的日子,也是万物重生的一天,所以这样的日子就会让元春的出生显得极为不平凡。元春又因为聪慧大方肯定在京城的社交圈中有着很好的名声,那元春被推荐入宫也不是不可能。

子兴道:"……政老爹的长女,名元春,现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去了。”赖大禀道:“……后来还是夏太监出来道喜,说咱们家大小姐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后来老爷出来亦如此吩咐小的。如今老爷又往东宫去了,速请老太太领着太太们去谢恩。”

能够推荐元春入宫的人一定不平凡,贾家与宫中的一位老太妃有很紧密地联系,她很有可能就是推荐元春的人。贾政从皇上那里谢恩回来,就又去了东宫谢恩。东宫历朝历代都有不同的解释,并非一定就是太子,而且贾政如果公开的去结交太子,这也绝对是皇上不可能允许的。那么最好的解释就是感谢太妃。

元春入宫后很有可能就在太妃处工作,因为她出色的工作,得到了太妃的信任和喜欢,因此推荐她做皇上的嫔妃也是很有可能的。毕竟元春封为凤藻宫尚书兼“贤德妃”,这个称号不就是正好与推荐元春入宫时的说辞一般吗?所以能够举荐元春的就是同一人。

能够推荐皇上妃嫔的人除了诸位妃嫔,就只有太后和太妃。太后与贾家没有任何的关联应该不是她,可是贾家却是全家有品阶的女性都为老太妃守孝去了,而且老太妃薨了之后贾家的急转直下,可知老太妃与贾家想必有一定的关联,元春的升级想必与她有关。

元春肩负着贾家的重任一步一步从女史走向贵妃的位置,她这一路走来想必经历的无数的艰辛和困难,她心中向往一直都是一家人在一起简简单单在生活,可是这个愿望对她来说确实最大奢望。也许身在贾家就是她这一生无法逃避的宿命。

文/酒馆说戏人,欢迎关注:小说红楼,一起找寻红楼梦中有趣的人与故事!

...

红楼梦贾元春为何可以被升为贤德妃?

贾元春的女史到底是嫔妃还是宫女?追溯历史应该是高级宫女,类似《延禧攻略》中皇后身边的喜塔腊氏尔晴。但事实上,对应她后边的凤藻宫尚书,女史应该是低级嫔妃,类似贵人一般。贾元春不得宠毋庸置疑。她晋升之时,贾家毫无准备就是证明。之所以突然晋升,北静王出了大力气。“曹雪芹是作者”这一谬论改变了作者艺术构思和曲隐手法,改变了主题思想同时也改变了作者一笔写两个故事的妙处。看不懂书,看不懂主题,只会缘木求鱼,说淡话,欣赏不了什么是伟大的作品艺术手法,只会不懂装懂,只会做假,只能自我去胡牵乱扯。这是对民族文化的毁坏。可耻的犯罪行为!皇帝的后顾之忧来自太上皇。十六回嫔妃省亲就是太上皇手笔。太上皇的存在和举动表明皇帝登基不久,根基未稳,太上皇还在指手画脚。四王八公作为太上皇老臣,更亲近太上皇,与皇帝有隔阂。这也令皇帝投鼠忌器,不敢对付北静王和贾家。以前他们老实,皇帝对贾元春视而不见。现在借秦可卿葬礼,表现出结党势利,皇帝不得已晋升了贾元春,也算应对太上皇的考核。毕竟做一个皇帝,帝王之术要运用娴熟。北静王既是隐患,也是磨刀石。老太妃极其重要,五十五回作为红楼梦贾家气数分水岭,贾家自此一蹶不振,皆因老太妃病逝。老太妃病逝,江南甄家奉旨进京探视,证明老太妃出身甄家。甄家与贾家关系极好,老太妃无疑是贾元春宫中靠山。贾母曾对甄家来的四个媳妇说起甄家大姑娘和二姑娘嫁人后都与贾家交好。尤其二姑娘不自尊自大,贾母是一等荣国公诰命夫人,如此形容甄家二姑娘,指出甄家二姑娘应是王妃身份。老太妃薨逝,北静王与贾家同租房子,北静王妃竟然让贾母住了上院,以晚辈之礼居之,串联线索北静王妃十有八九就是甄家二姑娘。《红楼梦》讲究真事隐,假语存,我认为贾元春就是曹雪芹手中最大的一个障眼法,表面看,贾元春晋升是因为自身贤良受宠,背后皇帝却醉翁之意不在酒,贾元春只是一颗棋子,是皇帝考察贾家的一面镜子,贾家自己看的是繁花似锦,皇帝看到的却是恶鬼丑陋!贾家的悲剧就是皇帝通过贾元春照出了贾家与自己不一条心,甚至僭越不法,最后动手灭了贾家!...

秦可卿凭什么提前就知道元春加封贤德妃之事?

秦可卿其魂魄确为警幻仙子之妹,即神仙级别的;她是在死后其魂魄去给王熙凤托梦,她连元春是如何死的都知道(薄命司的册子她知道),元春加封贤德妃当然能提前知道了。曹雪芹正是用神仙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虚构笔法来写出他想要表达的世间悲剧:神仙能预知而凡人不能并且还不能完全明白。秦可卿可是警幻仙姑,贾宝玉初试云雨是和秦可卿的,别被书中骗了。她是整部小说的提纲。钗黛合一就是可卿,分开才是林黛玉薜宝钗。她当然知道所有事情,天上人物。元春二十年来辩是非,终于在义忠亲王老千岁坏了事的时候,辩出秦可卿的身份,于是向皇帝告发。后来,元春被老千岁的追随者们所害。整本《红楼梦》为了出版需要。被高鄂之流篡改得面目全非。所以才会出现那么多迷一般的东东。秦可卿是香玉的部分影子,是分身写法,香玉最后身份是皇后,所以房内设置非常,也能用樯木做棺材,她又属十二钗里的重点人,死后智魂看过判语便知后事,象元春、晴雯死都会托梦,秦可卿定会悟出,并给王熙凤说的。从秦可卿的房间摆设,作者可能是在暗示秦可卿是的出身,武则天赵飞燕 杨玉环,都是皇帝身边最亲密的人...

贾府的大姑娘擅长什么?

贾府的大姑娘,大姑娘就是元春,这里面没有详细的描述贾府大姑娘是贾元春,深宫的元妃,她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
满眼垂泪别祖母
隔帘含泪别父亲
泪如雨下别胞弟
寂寂深宫的元春,身系贾氏满门荣耀,只能在险恶的后宫中你争我斗,力争获得更多的荣宠来荫及全族,重情重义的她还时刻挂念奶奶、父母、胞弟,身心俱疲也无处倾诉,只有化作泪水流出,
所以,在生离死别的第三次出场中,元春只有悲伤的神情,却没有了眼泪,最后一刻甚至“目不能顾”,何其惨痛何其哀,就这样,这个生在大年初一的贾府大姑娘、流尽了眼泪的元春,在冬去春来的立春次日,便走完了郁郁寡欢的一生。擅长描红和字谜贾府的大姑娘擅长什么威武双全?...

《红楼梦》中的金陵十二钗各自的性格和特长是什么?

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主要女性人物“金陵十二钗”,依次分别是:林黛玉、薛宝钗、贾元春、贾探春、史湘云、妙玉、贾迎春、贾惜春、王熙凤、贾巧姐、李纨和秦可卿。作者描写她们不但性格特点各异,而且刻画得入木三分,她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每一句说话,都无不展现她们独特的性格,当真令人叹为观止;各人的命运遭际也与各人的性格特点有着某种联系,顺理成章,命运各各不同。 林黛玉的性格用“凄美”二字来概括最恰当不过。她袅娜娇美,弱质纤纤,仿佛一株弱柳,一阵微风都可使她摇摆不定,而且多愁善感,自卑心强,疑心重,对任何人事都疑云深锁,经常终日郁郁,泪痕满面,可以说,哭是她一生的全部内容,好像她降临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了哭;但她才思敏捷,写诗、赋词、对联、猜谜等样样精通,而且每每有感而发,诗词意境常常压倒群艳。她和宝玉彼此真情相爱,但在这没落的、腐朽的封建社会环境之下,真情相爱是不允许的。他们的爱情终归被贾母王熙凤她们扼杀了。最后,黛玉无意中得知宝玉已和宝钗成亲,万念俱灰,终于呕血而死。我常常想,作者是不是太狠心了,林黛玉这样一个娇纤而可怜的弱女子,却安排如此悲惨的命运,但转念一想,小说如果不是这样构思,就可以想像,《红楼梦》自始至今肯定没有“红”过。 薛宝钗是一个性格温柔、聪明能干、善解人意,又有涵养、很会猜度长辈心态的美人。她善于搞好人际之间的关系,与人和睦相处,容易讨得长辈的喜欢,这是她后来与宝玉成亲的重要因素。她心思细密,做事较稳重,又有分寸,考虑周详,薛家有什么家事,她母亲薛姨妈都经常采纳她的意见。她文才方面也有特长,有人不开心时,善于用“典故”来开导人。她也知道宝玉和黛玉两个自小真心相爱,但世事难料,当她得知自己将与宝玉成亲时,的确欢喜了一阵子,以为终身有靠,今后可以安安稳稳过日子了,但宝玉真正爱的是黛玉,成亲当晚,得知自己的爱情被贾母她们愚弄了,知道无法违抗,虽然敷衍了一段日子,最终还是出家了。这样,宝钗正应了“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贾元春是贾府“四千金”之首,她出生于正月初一,因“贤孝才德”被选入宫,正因此贾府才兴盛、荣耀一时。一次正月十五的省亲,朝廷和贾府特别大兴土木,花银无数,为她兴建了占地万顷,极其奢华的大观园,亭台楼阁,曲径流溪,奇花异卉,飞禽走兽,应有尽有。她在皇宫中虽然荣华富贵,但也认识到宫廷内部的黑暗;她思亲情切,常常赐书籍、笔研、钗帕和古玩之类给贾府的亲人,以慰思亲之苦;她最牵挂的人,除了贾母之外,第二就是宝玉和他的仕途了,她和宝玉虽属姐弟,犹胜母子,自小教诲宝玉读书做人,进宫后,还念念不忘向亲人打听宝玉的学业进境情况,可见,她期望宝玉能为贾府门楣增辉那种殷切之情了。她被幽禁在皇家深院这一“见不得人的去处”,而“终无意趣”。自从省亲之后,再无机会出宫,内心郁郁,最后暴病而亡。 贾探春虽是庶出,但生得身长腰细,俊眼顾盼,神彩飘然,使人见之忘俗。在大观园“群艳”中,是最有远见、有抱负、有作为的。他非常有才干,是一个既能工于诗赋,又能审时度世,处事果断,绝不循私的人。但为了明折保身,又是一个对亲人不留情面的忘恩者。当凤姐抱病时,把荣府事务暂托她、宝钗和李纨代理,其母赵姨娘一来以为有门路可钻,二来倚老卖老,三来欺她们年轻,不敢怎样,想捞点便宜,到她们面前指手划脚,无理取闹,要这要那,被探春凛然骂了几句,碰了满脸的灰。但是,这样一个有能干、有志气的小姐,也逃不脱命运的摆布,最终“一帆风雨路三千”,孤零零远嫁海疆,不得与亲人相聚。 史湘云是贾母娘家的侄孙女,自小父母双亡,寄养在叔父家,但叔婶并不疼爱她。贾母见其幼小可怜,经常接来贾府,可算是在贾府长大。她是一个快嘴快舌,天真烂漫,毫无机心的乐观派,喝醉酒后无忧无虑地在芍药花下睡大觉;她还喜欢女扮男装,在大观园众姐妹中,她算是最淘气的了。她后嫁青年公子卫若兰,也算书香世家,婚后夫妻恩爱,和谐相处,但好景不长,相公就得病死了,所以,她的命运结局也不乐观。 妙玉是寄居在大观园中栊翠庵的带发修行的尼姑,是唯一一个跟贾府没有任何亲缘关系的“十二钗”女性。她既天生丽质,气若幽兰,又极通文墨,谙熟典故,却又性情孤癖,孤芳自赏,洁癖成性,不与俗人为伍。在大观园里,她最谈得拢的只有两个人,一是惜春,二是邢岫烟,但对后者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只因是年幼时的邻居游伴才相交而已。她虽遁入空门,却又尘缘未断,小说虽没有明写她喜欢谁,但从字里行间,我也体会到她眷恋宝玉,从她以“槛外人”身份寄柬祝贺宝玉诞辰这一节可见一斑。她的命运是最惨的,跟她的洁癖恰恰相反,因无意中听了林黛玉凄怨的琴音,当晚静坐时,心猿意马,无法收慑心神,以致走火入魔,终于落入淫盗的魔掌,被劫持而去,不知所踪。 贾迎春是贾府二小姐,贾赦之女,庶出。她美丽善良,温柔沉默,但老实无能,天性懦弱,为人处世只知退让,任人欺侮,有个浑号叫“二木头”。她更乏才情,其她姐妹们都各有专长,唯独她一无是处,作诗猜谜远远不及她们;对周围的事情不问不闻,漠不关心;不但如此,甚至于别人踩到自己头上了,也只知忍让。她的攒珠累丝金凤首饰被人拿去,她不追究,别人要替她追回,她却说“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她父亲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还不起,不听劝阻,硬推她入狼窝,嫁给恶棍孙绍祖。试想闺阁弱质,哪经得起折磨?可怜“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不到一年就被夫君虐待而死。 贾惜春是贾府四小姐,宁府贾珍之胞妹。她年纪较小,起始看不出他的性格雏形,也不擅长作诗赋词,但也参与诗社,雅号“藕榭”,她的最大特长是作画,曾受贾母之命,画《大观园行乐图》。在大观园中,她与尼姑妙玉志趣相投,日常接触的人多是栊翠庵的尼姑,这或多或少对她后来的孤介性格不无影响。随着年龄的增长,亲身目睹贾府的衰败,更兼三个姐姐的不幸命运,逐渐形成孤僻冷漠的性格,在自己的丫头入画枉受谴责时,不但不为她辩解求情,反而催促或打、或杀、或卖,还说“不做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杜绝与宁府的关系,只想逃避现实,寻求个人精神解脱,走上了“了悟”的道路,“独卧青灯古佛旁”,以求躲过“生关死劫”。 王熙凤,对于她的描写,在小说中作者用了极浓的笔墨,其人物性格概括起来就是八个字:美艳、泼辣、狠毒、贪权。她是王夫人娘家的内侄女,贾琏之妻。其身段苗条,体态风骚,“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从这两句可知其内心之阴险;在家里,就像一只“母大虫”,其夫贾琏都畏惧退让三分;一出场就“丹唇未启笑先闻”,全身绫罗,珠光宝气;对待前辈嘴甜舌滑,刻意奉迎,对待奴仆尖酸刻薄,阴险奸诈;权力欲极强,因精明强干,帮助主持打理荣国府,经济大权在握,贪婪成性,为所欲为;对内贪污作弊,假公家的钱银和奴婢的月钱放“高利贷”,大敛横财,对外索取贿赂,勾结管府,草菅人命;抄家时,就翻出上千两的私房钱,“竹篮打水一场空”,全副身家没入国库;亦是葬送宝黛美好姻缘的主要刽子手;热衷于炫耀和卖弄本事,自知身有暗病,却强硬支撑,羞于人知,致使病体日渐加重;正因此,当有所醒悟时,为时已晚;体弱病重时最易发恶梦,更兼被秦可卿的魂魄一惊吓,病况急转直下,最后终于自知认命,呜呼哀哉魂归金陵。 贾巧姐是王熙凤之女,生于七月初七,闺名是刘姥姥给起的,年龄幼小,体弱多病。初始时,我以为是一个小角色,无关紧要,不料作者却把她列入“金陵十二钗正册”,排名第十,才正眼观她,细读关于她的章节。描写她的章节主要在小说后半部,当贾府衰败时,府中人死的死,病的病,散的散,且偷鸡摸狗,盗窃四起。她几乎被狠舅奸兄拐卖,幸亏被她母亲偶然接济的村妇刘姥姥在危难时刻解救,藏在农庄,避过了一劫;她是十二钗各自命运结局中最幸运的一个,虽然洗尽铅华,过着清贫的下半生,却是真正的幸福生活。 李纨是大观园中众姐妹的寡嫂,其夫贾珠早死,幸存一子名叫贾兰。是典型“三从四德”、“贤妻良母”的封建女性形象。出身亦系金陵名宦之家,由于自小受“女子无才便有德”的家训,虽青春丧偶,却心如槁木,似死灰,未泛半波微澜,唯知安分守己,侍亲养子,陪伴小姑们针黹诵读;素无权力之争,对世事不问不闻,不肯卷入矛盾斗争的漩涡;唯一的寄望就是儿子贾兰金科成龙,母凭子贵,“戴珠冠,披凤袄”;但试想,当等到那一天时,已人老珠黄,死期临近了,结局亦是得不偿失。 秦可卿的身世是一个谜,素来是红学家们探讨的热门课题。她是东府纨绔子弟贾蓉之妻,生得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又温柔平和,体贴周到,很有人缘感。她在小说中稍瞬即逝,可以说,情节尚未完全展开就死了,皆因“擅风情,秉月貌”,与公公贾珍关系暧昧。料理丧事时,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倾其所有家财,恣意奢华,风光大葬;被人趁机高价,花了一千两银子,为她买了一副只有王爷爵位以上才可享用的名贵棺木,又花了一千二百两帮贾蓉捐了个御前侍卫龙禁蔚的虚衔,使媳妇成为龙禁蔚夫人,“为丧礼上风光些”。正如她的“好事终”曲所言:“箕裘颓堕皆荣玉,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亦应了一句古语:“自古红颜多薄命。”...